修文在线,修文新闻网,修文信息网,修文信息港,修文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文人才 >

鲁甸地震灾区重建思考:大灾穷县出路何在(组图)

时间:2018-05-16 18:0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1.com
鲁甸地震灾区重建思考:大灾穷县出路何在(组图) 重建,地震灾区,鲁甸县,

  昨日,昭通大山包被认证为目前世界上最高公路直达跳点翼装飞行场地。昭通市旅发委主任杜崇忠说,将以此为契机,在大山包打造成世界级旅游探险项目,其中就包括对鲁甸地震灾区乡镇—翼装飞行降落点梭山乡,进行重点开发,以更好地帮助地震灾区老百姓发展经济。

  鲁甸地震灾区的发展,也受到此次翼装飞行成员的关注,来自美国的著名翼装飞行高手米奇,甚至还特意从美国带来了儿童服装与玩具,捐给灾区的小朋友。

  虽然地震已过去数月,但人们对鲁甸地震灾区的关注并未减少,从社会各界到国家层面,都在共同努力帮助和扶持鲁甸的未来发展。

  与此对应的是,近日,国务院批准并印发了《鲁甸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总体规划》。《总体规划》提出用三年时间完成恢复重建任务,根据规划确定的目标和重建任务,恢复重建资金总需求经测算约为270亿元。国务院还印发《关于支持鲁甸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政策措施的意见》,明确要参照芦山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政策措施,同时提出了财税、金融、土地、生态、产业等九大类政策。

  “从国家和省市各级将投入的资金来看,鲁甸灾后重建的级别和钱款数额,都算是云南省所有地震灾害后,扶持力度最大的一次。”11月20日夜间,云南省住建厅抗震防震处、省恢复重建办处长兼主任张明向本报记者介绍。

  “扶持力度最大”,这也意味着重建的困难不少。

火德红镇安置点,村民希望能早点住进重建的房子。


  重建困境

  贫穷,成为鲁甸灾区重建的最大障碍

  要重建修复的房子很多

  11月,地处高寒山区的昭通鲁甸县,寒气正不断袭向成排的蓝色救灾帐篷。从通往龙头山镇的公路放眼望去,骡马口社集幼儿园、小学和中学在内的2700平方米活动板房学校格外醒目,一侧,地震造成的房屋垮塌废墟依然还在,远处随处可见工人正在运砖和砌墙的场景。

  骡马口社村民王明奇面对着这种废墟里的生机,却五味杂陈。

  外出务工多年再度返乡,曾经熟悉的一切,已是面目全非。2011年,他家才新修了房屋,如今,又要重建,仿佛走了一段弯路又绕回原点。村民说,许多人家的楼房都垮塌了,王明奇家的也不例外。

  事后,骡马口社社长杨绍华统计,全村1200多户,平均每户不低于5间房屋垮塌,“全都一无所有了。”

  王明奇说,当年不少村民除依靠政府补贴建房外,其余建房钱款多为筹借而来。

  据11月3日新华社报道,鉴于鲁甸地震国家启动Ⅰ级响应、受灾群众贫困程度深、民房抗震设防要求高等实际情况,恢复重建中,房屋倒塌或损害严重需要恢复重建的,每户将补助4万元,对特困户每户再增加补助1万元,一般修复加固的每户补助0.5万元。

  而曾在龙头山镇做过镇长的王安国告诉记者,作为鲁甸县仅有的云南省连片扶贫开发对象,龙头山镇从2012年至今陆续领到1000万元扶贫专项资金,但实际花费却高达8707万元,“现在都还欠着账,当初都是老板先垫着钱帮老百姓修房。”现在全镇12000多户5.4万人,几乎所有的房子都面临重建或修复。

  钱从哪里来?

  龙泉村谢家营盘社,有200多年历史的村庄被地震夷平,63岁的谢维礼说,谢家营盘村是自己的根,两个女儿和三个孙儿都在这里逝去,他将守护着这片故土到老。两个女婿则说,只想有一趟没有目的地的旅行,去放空心中的不安。

  临时安置点,慢慢有了生活的气息,黄发垂髫,自得其乐。似乎一切又都进入正常的生活轨迹。

  8月中下旬的一天,龙头山镇政府将全镇死亡名单张贴公示,死亡名单显示,每位遇难者家属都可以领取20000元抚慰金和3000元丧葬费。

  “老百姓的自救能力差,政府财政能力差,国家补偿不足以满足当地灾后重建工作需求。”8月22日中午,昭通市市长张纪华考察包谷垴乡等偏远灾区的受灾情况时,与本报记者有过一次短暂的交流,他说,地震灾区的重建工作,将考验当地政府官员的能力。

  他介绍,鲁甸县受灾的地区都是高山偏远地带,这些地方山高坡陡交通条件差,一旦遇到自然灾害,常常很难重建恢复。

  张纪华还介绍,鲁甸受灾地区的道路并没形成循环,将造成偏远灾区重建成本的增加。他举例说:在永善地震灾区马口乡买砖盖房,山下城里买一块砖(水泥砖)2元钱,但运到山里费用将达5元钱一块,盖房用的沙,山下买50元一立方,到山上就要280元一立方。

  “我们这里的老百姓都太穷了,受不起灾,地方政府也很穷。”张纪华说,整个昭通市600万人口,全市每年公共财政收入只有47亿元,总收入也只有100亿元左右,但每年的总支出却多达268亿元,“现在市里面还压着100多亿元的欠债在头上,讨债的也多。”

  张纪华称,在受灾地区,建一栋80平方米的房子,至少需10多万元,“我们地方财政非常穷,希望国家大力支持。”

  在外人看来,昭通地区水电站密集分布,每年财政收入不会太少,但张纪华说,虽然水电站多,但100千瓦以上的增值税,超过8%收入要退给企业2年,后几年甚至要退高达15%的增值税,并不像外界认为的水电站收入完全属于当地政府。

  而鲁甸县官方资料显示,2013年该县完成财政总收入4.4亿元,其中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2.49亿元、同比增长10.5%,实现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支出20.4亿元。近十倍的收支差额,无疑是给当地政府和百姓,出了一道难题。

  重建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设施

教育


  维修加固27所小学、1所中学校舍及附属设施。重建6所幼儿园、一批中小学、2所中等职业学校、1所大学校舍及附属设施。局部重建和维修加固177所学校(幼儿园2所、小学148所、中等职业学校1所、中学26所)校舍及附属设施(含一般灾区)。

  卫生计生

  重建6个县级医院、3个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个妇幼保健院、54个乡镇卫生院(以上四项建设内容含一般灾区)、48个乡镇卫生院周转宿舍、2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363个村卫生室、18个计生服务机构业务用房及附属设施,修复加固2个乡镇卫生院和12个计生服务机构业务用房。补充购置因灾受损医疗设备。

  就业和社会保障

  重建2个县级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综合服务中心,恢复和完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信息系统,新建昭通市市级人力资源市场1个、昭通市高技能人才培训基地(农民工实训基地)1个;新建25个农村敬老院、2个儿童福利院、3个县级光荣院,修复加固烈士陵园受损设施,更新受损的殡仪馆火化设备。

  公共文化设施

  重建3个公共图书馆、3个文化馆、1个剧场和38个乡镇综合文化站,恢复重建科技和科普相关机构和设施。

  新闻出版和广播影视设施

  修复广播电视传输覆盖网络,补发一批直播卫星接收设备,修缮加固一批受损设施。

  体育设施

  新建29个乡镇灯光篮球场(应急避难场所)、354个村级体育活动小广场(应急避难场所)。

  文物抢救保护工程

  抢救修缮7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7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5处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含文物点),7处新发现不可移动文物。

  基层综合公共服务平台

  整合资源建设基层综合公共服务设施(涵盖乡镇文化站、村级文化活动室、农家书屋、计划生育服务、宣传教育、就业和社会保障服务、社会工作服务、妇女儿童和青少年活动场所等功能)。

  社会管理设施

  修复重建村级组织活动场所、基层服务设施。

  配套工程建设

  道路

  修复城镇道路235万平方米,新建集镇道路209万平方米及配套设施。

  供水

  修复城镇供水管网77公里及附属设施,恢复重建33个集镇供水设施及管网配套。

  污水

  修复污水处理厂管网113公里,修复雨水管网60公里,新建集镇污水处理厂23座及管网配套设施。

  垃圾

  修复2座垃圾处理厂设施,新建集镇垃圾处理厂24个及垃圾中转站等配套设施。

  集中安置点配套基础设施

  新建51个集中安置点及配套基础设施。

  《规划》

  原地重建区

  主要集中在坝区和具备地质安全条件的低丘缓坡地带和河谷地带。要充分利用该区域用地条件良好、耕地相对集中、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相对较强、经济基础较好的优势,在保护优质耕地和基本农田的同时,适度进行城镇化建设,完善乡镇公共服务功能,有效吸纳安置转移人口。

  就近新建区

  主要在龙头山镇及鲁甸县城新建集中安置点,吸纳安置老集镇、堰塞湖淹没区部分人口,配套建设学校、医院等公共服务设施和市政设施,创造良好的居住和商贸、文化旅游环境。

  综合治理区

  主要包括滑坡、崩塌、泥石流等地质灾害易发多发地区。要加强地质灾害治理和生态修复,有效减少地质灾害风险,遏制生态恶化趋势。对采取综合治理措施难以消除灾害威胁,不宜恢复重建居民住房和永久性设施的区域,应对该区域内住户实施避让搬迁。

  专家说

  “不可能一开工,资金就全到位”

  除此之外,鲁甸灾区还将采取自建为主的原址重建和异地重建等方式推开重建工作,“这也是云南多年地震灾害发生后,总结出独有的民房重建经验。”张明说。

  针对彝良县灾后重建工作中,出现恢复重建资金不到位情况,张明也做了解释。他说,恢复重建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所以项目资金会分批发放。

  “这是一个大的政治任务,不可能说不给就不给,资金下拨时,不可能是一开工,资金就全部到位。”他说,比如一条公路,涉及的资金达30到40亿元,一开工可能会先给10亿元,剩余资金会根据工期进展,陆续发放。

  “恢复重建资金延迟发放情况肯定是有的,只要是在规划中的资金,就不会打折扣。”张明认为,鲁甸地震级别较大受损严重,国家和省级层面,对灾后重建工作的指导和审核力度都不会太小。

  彝良经验

  “灾区不适宜搞大规模建设”

  政府出措施控材料价格

  这样的重建困境,不仅仅在鲁甸。张纪华说,2012年“9·07”彝良地震灾区,也遇到同样的困难。当年,国家对昭通地区的地震资金补助只占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需老百姓去凑。”

  穷,成了这两个灾区重建的最大障碍。

  今年8月底,彝良县常务副县长肖顺兴也向本报记者介绍,地震发生后,鲁甸县政府就曾派工作人员前往彝良实地考察“取经”,学习灾后重建工作经验。

  从受灾规模和伤亡情况等因素综合来看,鲁甸地震损失是彝良地震的6至10倍。肖顺兴说,两地国家扶持政策与地方群众基础都不一样,他说的一些建议只供参考。

  肖顺兴说,两年时间过去了,截至9月份,仍只完成恢复重建项目总数的65%至70%左右,国家扶持恢复重建资金到位率达85%左右,由省政府根据灾区评估,规划的36.28亿元资金,目前也只有25亿多元到位。

  一些重建项目资金的短缺问题,仍是当地难以克服的首要问题。肖顺兴介绍,按规划自筹资金还缺8亿多元,“自筹资金相当困难,我们现在一分钱都没有凑到。”

  此外,彝良恢复重建中遇到的困难,还表现在配套能力弱以及建材供应非常困难等方面,“重建的砖和水泥、沙,四分之三都需要外调,县里能解决四分之一。”

  为此,当地政府想到让村民在山里将石头打碎就地取材,减少人工费,另外从四川等周边地区调运材料。同时成立特控办,通过管、疏等方式,发动运输队到周边县调运建材,并且与厂家指定供应协议,成立若干直销点,“只要是灾后重建户,有乡镇人民政府证明,就可以到指定厂家,按成本价购买相关建材。”

  灾后10个多月时间里,彝良灾区22040户11万多村民在建房,“这相当于重新建了一个县城。”

  每个村都派包保工作队

  “每个村都有一个包保干部的群众工作队。”肖顺兴说,这种工作模式就是把县、乡、村的干部统筹整合并由当地政府部门领导,展开重建工作。

  下派的这1000多名包保干部,驻村入户蹲点,服务对象涉及灾区2万多户村民。他们要做的工作,基本全面涵盖重建村民的生产生活安置以及重建资金的使用监管等。肖顺兴说,由于昭通地区地震不断,常年的抗震救灾,才积累了这套比较成熟的操作模式。

  虽然有了比较软性的工作方式,但山高坡陡、地形复杂、地质灾害隐患点多等硬性的自然条件局限,所带来的选址困难等问题,仍是重建阻力。

  “如果严格按标准选址,基本不能建了,10多万人都不知道往哪里搬。”政府只能在相对适宜建设区帮助村民选址,对于安置点建设的规模,肖顺兴也明确提到,受自然条件限制,“灾区多数都不适宜搞大规模建设。”

  对每个重建区域,都会有国土局职工以及包保干部监管,技术人员也会指导村民采取工程措施建设挡墙等方式避免山体垮塌,对于不适宜修建房屋的区域,政府就会下达整改通知。

  不宜大规模统规统建

  这些都是出于财力有限以及重建选址困难的无奈。据了解,目前彝良灾区13万农户大约还有5万户左右住土坯房,政府也正在下整改通知。而鲁甸、巧家等灾区,都是位于沟壑纵横、海拔垂直高差可达1000多米堆积层的地壳运动带,更应谨慎采用大规模建设的重建模式。

  “集中安置点不能太大太集中,因为基础设施配套很难。”肖顺兴认为,重建应该着重发挥群众的主体作用。在彝良地震灾区,除五保老人和孤儿等特殊困难群体,都由政府全力承担修建敬老院住房外,其他群众大多都是采取自主建设方式,只有公共基建筑础设施才会统规统建。过度安置期,则以投亲靠友为主,同时还有租房等形式。

  云南省住建厅抗震防震处、省恢复重建办处长兼主任张明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8月底,他在对鲁甸地震灾区进行考察时就表示,鲁甸和巧家也不会主张大规模统规统建,因这种重建方式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找到一大片土地,“建设过程中老百姓的想法和观念、思路都不一样,对重建的要求也各不相同。”

  他说,一些特殊情况,诸如堰塞湖淹没的红石岩村,整个村都被淹没,不可能再采取村民自建,所以需要政府统一选址规划,这类统规自建的情况,不管基础设施投入再大,政府都要做。

  放眼未来

  发展旅游,会是希望所在?

  地震前,龙头山镇就因人口资源、发展思路、产业项目等综合能力较强,被评为全国重点镇。这也是2012年云南省连片扶贫开发实施以来,鲁甸县仅有的集中扶贫镇。

  该镇在古时,就因有古银矿洞并能开采上好的朱提银而名噪一时,如今鲁甸县主要的龙头山苏轼文化和桃园伊斯兰文化仍远近闻名。

  龙头山镇的旅游发展,从受灾前到受灾后,都是当地政府大力定位打造的方向。王安国介绍,早在2012年9月扶贫攻坚会现场,龙头山镇的发展模式和思路,就作为典型在全省各地广为推介学习。

  龙头山镇发展最大的亮点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完善。“一进龙头山镇,就能看到有特色的建筑”,王安国认为,较好的基础设施改善,也为当地的产业支撑发展奠定了基础。

  据了解,目前龙头山镇各个自然村都通了路,只有45个村民小组没有直接通路,全镇的电网也已全面覆盖。

  王安国介绍,龙头山镇一带至八宝村一带,早在地震前,就要申报成国家矿山公园。要发展以矿洞为载体,以古时留下的遗迹相串联的旅游路线,“这些规划之前都在做,才处于起步阶段,原计划如果没有发生地震,就要从旅游开发这个方向做工作。”

  如今,龙头山镇发展了10.3万亩核桃,6万多亩花椒。生态旅游文化发展路线,也被当地官员重视。“灾后重建以后,龙头山镇的经济至少要前进5到10年。”

  “不管从哪个层面,这次地震后,当地政府百分之百都会考虑旅游文化发展。”王安国说,除古文化旅游发展外,还会包括休闲农业观光旅游和地震遗址旅游等。

  地震让更多人知道了鲁甸,在当地政府官员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机遇。丽江和昭通的豆沙关等镇因地震重建定位旅游发展而兴起,也让鲁甸官员对灾区未来有了更多期望。

  《鲁甸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总体规划》

  确定居民住房建设、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基础设施、特色产业、灾害防治、生态环境保护等6个方面的灾后恢复重建任务。

  重建任务突出保障和改善民生,强调按照分散安置为主、集中安置为辅的原则,结合新型城镇化建设,统筹推进乡镇居民住房建设,实行统一规划建设,完善配套设施。

  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坚持高质量、严标准,优先安排学校、卫生计生机构等公共服务设施的恢复重建,促进服务资源均衡配置和共建共享,逐步完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

  基础设施恢复重建,重在恢复功能,提升安全可靠性,强化保障能力。

  产业发展以扩大就业、加快贫困群众脱贫致富、增强自我发展能力为目标,着力培育和发展特色农林业、资源深加工业和文化旅游业等优势产业。

  灾害防治和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重建任务,旨在增加防灾减灾能力,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新华社

  《关于支持鲁甸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政策措施的意见》

  国务院近日印发的《关于支持鲁甸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政策措施的意见》,提出财税、金融、土地、生态、产业等九大类政策。


  税收:对政府为受灾居民组织建设的安居房建设用地,免征城镇土地使用税,转让时免征土地增值税。

  收费:对受灾严重地区酌情减免由中央级批准属于地方收入的行政事业性收费,以及本省出台的行政事业性收费。

  金融:城镇受灾地区个人住房贷款利率可适当下浮,首付款比例最低可为10%。

  就业:优先保证受灾地区零就业家庭至少有一人就业。

  产业:支持云南省将溪洛渡、向家坝水电站留给云南的枯水期54亿千瓦时留存电量留给受灾地区使用。新华社

  作者:肖辉龙 赵永峰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